新疆11选5

印刷技术

当前位置: 上海海发印务 > 印刷技术 > 正文

【头条】贸易战打垮美国印刷厂?及裕同、虎彩、贤俊龙、海德堡纷纷入场,小批量包装定制的市场机会到底有多大?

2018-11-21 22:54 483

最近,看到一则新闻。说是美国夏威夷最大的商业印刷公司Hagadone,宣布将于明年1月11日关闭其位于檀香山的印刷工厂。

Hagadone不愧为夏威夷最大,设备实力相当不错,拥有:包括高斯M-600商业轮转印刷机、小森六色印刷机、HP Indigo 7600数码印刷机等在内的一干高端设备;能够生产商业营销印刷品、出版物插页、横幅、装饰画、包装、展览展示印刷品等众多产品。

这样一家运营超过26年的印刷厂,为什么会突然要关闭呢?Hagadone有关高管表示,关厂是由多个原因导致的,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有:电力、原材料和其他运营成本的上涨;市场竞争、出版物以及零售企业营销方式的数字化转向,导致订单减少。

说到这儿,他话锋一转,提到了“中国”:以及特朗普政府对来自中国的涂布卷筒纸加征25%的关税。

或许是意犹未尽,这位老兄又特意强调了一番:我们使用的5种涂布材料中,有3种只能通过中国获得。“我们没有太多选择,必须吞下纸价上涨的成本绝对是最终选择关闭工厂的部分原因”。

如此说来,这家夏威夷最大的商业印刷厂,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被美国人自己挑起的贸易战打垮的。

贸易战对美国印刷厂的影响是原材料成本上涨,对国内部分企业来说则是订单流失的压力。前不久,在引发广泛关注的东莞永洪转型裁员及后续公告中,中美贸易摩擦对进出口贸易的冲击,被认为是导致公司经营困难的原因之一。

更早一些,一位圈内老板曾表示,有客户的产品以出口为主,受特朗普政府加征关税影响,美国买家下单日趋谨慎,间接导致公司的订单同比下滑两三成。

问题是:买家不下单,美国消费者该用的东西就不用了吗?所以说,在全球化的今天,一味蛮干的贸易战很难有完全的赢家。特朗普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看似给国内经济带来了不小麻烦,对美国人的影响同样也很大。

贸易战的事儿点到为止。三好同学接下来要说的是:一个圈内大佬纷纷看好,且正在积极布局的新兴市场——小批量包装。

印刷大佬不约而同的选择

11月7日,海德堡中国公司发布的一条新闻在圈内刷了屏。题目是:《官宣!海德堡与贤俊龙共建合资公司--Heidelberg NetworX!》

大家都知道,海德堡是全球有名的印刷机生产商。一直以来,它的主要角色就是为世界全球各地的印刷老板提供生产工具和竞争武器,像这种与客户联手,亲自下场的情况并不多见。

据新闻披露,合资公司设于深圳,主要“服务于快速增长的中国数字包装印刷市场”。并且,早在今年初,海德堡与贤俊龙已经开始紧密合作,“合力开发中国印刷业的第一个‘网络彩盒(Web-to-Box)’数字化包装印刷平台”。

合资公司成立后,“双方将通过不断丰富包装盒的样式、形状、设计等要素,借助互联网大数据库,为包装盒买家提供一个全面数字化的、创新的在线订购流程,在方便买家选购的同时,亦可缩短其采购周期,降低其采购成本。”

看上去,Heidelberg NetworX是要打造一个以小批量包装盒为目标市场的电商平台。

海德堡为什么会与贤俊龙合作建设这样一个平台?首先,当然是因为双方有深厚的合作渊源:贤俊龙早就是海德堡的大客户,买过多台海德堡印刷机。其次,还有一个更重要、更直接的诱因:作为亚洲区的第一个用户,贤俊龙引进的海德堡B1幅面数码喷墨印刷机Primefire 106,正在紧张安装调试中。而Primefire 106加上其同样斥巨资引进的史丹利蒙数字UV和烫金设备,最适合的业务类型就是:小批量精品彩盒。

这样说来,不管是合资公司,还是“网络彩盒”平台,其主要目标应该是:在线获取以小批量彩盒为主的包装订单,以将Primefire 106的潜在产能变为现实的商业机会。

如果海德堡所说的“数字包装印刷”指的就是小批量彩盒,那么像贤俊龙一样专门投入巨资引入高端装备的企业可能并不多见,但像它一样对这一市场虎视眈眈的企业却并非绝无仅有。

比如,同样来自广东的圈内大佬裕同、虎彩,在这一领域便已有所布局。

2017年3月,裕同旗下面向小批量彩盒定制的电商平台“云创盒酷”宣告诞生。盒酷自称为“第一个真正的‘互联网+包装’平台”,“作为国内首款在线包装编辑器,拥有海量的包装盒型与素材”。

2017年底,“云创盒酷”在媒体上的曝光度开始增加,并进一步将定位明确为:服务于以城市合伙人为主的业务伙伴,主要提供2000个以下的小批量彩盒及软包装解决方案。盒酷不仅有在线平台,而且有线下工厂提供生产支持。

2018年5月,虎彩旗下的小批量包装定制平台“虎翼智印”上线。虎翼智印同样拥有海量的盒型库,可提供免费的在线包装设计。同时,依托虎彩的数码印刷机群,能够实现500个起印,T+3天、T+7天交付。

与“云创盒酷”主要瞄准新零售的应用场景不同,虎翼智印初期主要着眼于茶叶、枸杞、青稞酒等具有区域特色的快消品包装。与这样的定位相适应,虎彩智印很注重在特定区域的线下推广。

从裕同、虎彩,再到贤俊龙,在三好同学目力所及范围内,至少已有3家圈内知名企业不约而同地涉足以彩盒为主的小批量包装在线定制市场。那么——

小批量包装到底是不是新“蓝海”?

在小批量包装在线定制的赛道上,大佬级企业并不是唯一的玩家,也不是这一市场最早的探索者。

早在2015年10月,由新三板挂牌印刷企业广东金冠发起的彩盒包装电商“e盒印”便宣告上线。起步之初的“e盒印”以做平台为目标,客户在其平台上可以直接与印刷厂对接,自称有500多个盒型(后增加到1000多个),能覆盖90%以上的市场需求,小批量彩盒的价格较传统生产方式可降低70%。起印量则与虎彩一样,都是500个。

“e盒印”曾制定了一个宏大的发展目标,计划到2020年聚合200台印刷机的产能,实现100亿元的销售额。只不过,由于运营情况未及预期,且连年出现亏损,2017年亏损额达到1832万元,广东金冠已于2018年上半年将“e盒印”项目从挂牌企业剥离。新的平台以“分享印”和“e盒印”的双品牌,继续运营小批量纸盒电商业务。

2017年9月上线的“小彩印”,同样是小批量包装在线定制的主要参与者之一。与“e盒印”的大平台模式不同,“小彩印”的运作模式是整合印刷厂及其他供应链资源,专门服务有高频印制需求的包装经纪人。

由于定位精准,“小彩印”是目前小批量包装电商中进展最快的项目之一。其产品已经延伸到铁罐、塑料罐、陶瓷罐、玻璃罐等多个门类,并于今年8月获得1000万元的天使轮投资。

从“e盒印”到“小彩印”,再到裕同、虎彩、贤俊龙等印刷大佬的看好与入局,小批量包装在线定制市场虽然尚未爆发,但它显然已成为业界关注有加的可能“蓝海”。

问题是:小批量包装,特别是小批量纸盒的市场需求到底有多大呢?

三好同学觉得,与商业印刷市场存在众多的长尾订单一样,市场对小批量纸盒等包装产品的需求一直存在,但由于原来相对较高的生产和营销成本,这部分需求并未充分爆发,在由潜在需求向现实市场转化的过程中被“卡”住了。同时,随着新零售、微商、土特产电商、跨境电商群体的崛起,品牌小众化趋向明显,市场对小批量包装的需求还在快速增长。

还有,前两年印刷电商最火的时候,不少老板经常说:我们面对的是亿万量级的大市场。问题是:如果只在商业印刷的圈子里打转转,不涉足年产值高达八九千亿的包装印刷,印刷电商面对的潜在市场空间无疑要大打折扣。

从这个意义来说,无论是“e盒印”、“小彩印”,还是裕同、虎彩、贤俊龙,它们表现出来的市场嗅觉无疑是十分敏锐的。

说到这,有老板可能要问了:既然小批量包装在线定制市场这么有潜力,为什么大佬们到现在才巨资加持,而且看上去进展并不显著?

通向小批量包装市场的关卡与可能

在三好同学看来,这与小批量包装市场培育与开发的现实难度有关。

简单说来,小批量包装在线定制作为印刷电商的一类,与整个电商群体一样面临着重重关卡,而且在每一道关卡上需要面对的挑战,要远比以商业印刷为主的平台更为复杂和艰难。

比如,对拥有平台化梦想的小批量包装定制平台而言,在脱离淘宝、天猫、京东等在线流量池的情况下,如何构建自己的流量聚合和订单获取能力,是首先要迈过的第一道坎儿——“流量关”。

过去两三年,印刷电商群体的尝试与受挫已经表明:简单搭一个网站,然后就梦想以“四两拨千斤”的讨巧方式获取在线订单,在流量红利消耗殆尽的今天并不现实。

加之,相对名片、宣传单页、公司画册等平面印刷品,以纸盒为代表的包装产品都有立体化的结构,要靠用户实现在线DIY设计和在线看样难度更大。这也正是各个小批量包装在线定制平台尽可能将产品标准化,纷纷强调自己有多少盒型,能够实现在线3D打样的原因所在。

即便如此,对毫无包装结构及平面设计经验的小B用户而言,要独立完成一个包装盒的设计,也很难有足够的信心和把握。别的不说,让三好同学用模板DIY一张名片都心里打鼓,何况是有复杂结构的包装盒?

退一步讲,如果用户勉强为之,由于缺少必备的专业知识,最终拿到的成品与预想之间也可能存在很大的出入,由此带来的潜在纠纷怕是需要不小的客服团队和成本来应付。这就是小批量包装在线定制的“设计关”和“服务关”。

在流量、设计、服务之外,小批量包装需要面对的还有“生产关”。想来很多老板都已注意到,主打商业印刷的淘宝店及平台化电商,之所以能够野蛮生长,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是:率先起步的合版印刷厂,为其提供了必备的生产支撑。从而,这些电商可以通过合版、专版之间的价格差,以及与用户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获得产品溢价。

问题是,对小批量包装来说,目前似乎还没有足够多专业化、高效率、低成本的产能来提供这样的生产配套。因此,即使有平台克服重重困难拿到订单,等待它的还有生产组织和供应链整合的考验。

同时,相对商业印刷,包装产品一般对质量要求更高。如何在降低成本的同时把控品质,避免可能的质量纠纷,对平台来说也是个问题。

当然了,三好同学所说的关卡,对身在一线真刀实枪操练的老板来说,想来都是基础性常识。有的老板在如何“闯关”的问题上,已经进行了很多思考和探索。

比如,“小彩印”以手握订单,又有一定设计、服务能力的包装经纪人为目标,而不直接面对小B用户,既能够更容易地汇聚订单,又能化解设计、服务难题,可谓一举两得。对它来说,随着订单数量的增长,最主要的考验或许来自“第四关”——生产组织与供应链整合。

对具有很强投资能力,又具有生产组织经验,甚至可以为小批量包装专门配置设备、工厂的裕同、虎彩、贤俊龙来说,生产组织与品质掌控相对容易解决,如何获取流量和订单则需要进一步探索与磨砺。

这样一番说下来,小批量包装在线定制市场看上去貌似“蓝海”,要真正转化为现实的商业机会却不容易。不过,也正因为难,还没有人能打通全部关卡,这个市场才有更大的机会与想象空间。

三好同学一直觉得,如果有人能够破解小批量包装的生产组织难题,在这个领域就有可能产生像商业合版印刷一样快速成长、体量庞大的未来大佬。如果进一步加上稳定的流量聚合和订单获取能力,它或许就会成为未来印刷圈的“独角兽”。

相关推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博九福彩网 贵州快3 甘肃快3 陕西11选5 9号福彩网 重庆快乐十分 青海快3 青海快3 博九福彩网 9号福彩网开户